连云港新浦汽车客运站
票务服务
在线客服
 联系方式
微信公众号:lygqcys
服务热线:0518-85632222
连云港天气信息

人民日报:连云港市“雷锋车”组先进事迹报告会发言摘编

2020-10-19 10:05来源:网易

阅读提示

1963年3月5日,毛泽东同志发出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的号召,江苏连云港新浦汽车总站掀起了学雷锋的热潮。当时的连云港火车站离汽车总站有1里多路,没有公交车。几名车站职工找来三条扁担、几根绳索,在火车站为旅客免费挑行李,后来又添置了一辆平板车,为旅客服务。人们就亲切地称这辆小板车为“雷锋车”。

“雷锋车”车组由清一色的女职工组成,先后有五代车手、500多位姑娘爱心接力。


飘扬了49年的旗帜

江苏省连云港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宪进

在连云港,有这样一辆车,有这样一群人,因雷锋而得名,这就是四十九年如一日,热心为群众做好事的连云港新浦汽车总站“雷锋车”车组!

上世纪80年代初,经常有旅客不能正常中转换乘,滞留在车站候车室。“雷锋车”车手徐梅就和姐妹们一起,在候车室里安放了简易的床铺和被褥,“白天是车站,晚上是旅馆”。有一年除夕,盐城旅客王大成等人没赶上班车,徐梅从家里搬来了炉子,陪他们一起在候车室里包饺子过年。王大成感动地说,“我活了大半辈子,从来过年没离开过家,今天赶不上回家的车,没想到车站成了我的家。回家后我要用亲身经历告诉亲朋好友:祖国处处有雷锋,祖国处处有亲人!”

1994年一天中午,58岁的颜怀英在转车途中不慎摔倒,膝关节粉碎性骨折。“雷锋车”车手沙常梅发现后,迅速把她送到医院。由于颜怀英身边没有亲人签字,医院不能手术。时任站长朱秋霞匆匆赶到医院,握着颜怀英的手说:“这个字我来签!”手术后老人转危为安,沙常梅、董凤珍一直尽心陪护,郝芳萍还特意请来当过医生的母亲去照料。颜怀英退休以后,还一直同“雷锋车”车组保持着联系。她感慨地回忆说:“每当想到这些热心人,我总是止不住泪水。”

1999年一天上午,“雷锋车”车手郝芳萍在上班路上被一辆飞驰而过的摩托车撞倒,送到医院时已昏迷不醒,抢救急需大量输血。经媒体报道后,武警官兵**时间赶到医院伸出胳膊。16位农村青年,连夜赶几十里路到医院献血。江苏省人民医院重病监护中心和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们连续6个昼夜电话指导紧张抢救。那一阵子,医院值班室成了“新闻发布中心”,每天都有人打电话,询问郝芳萍的伤情。郝芳萍动情地说:“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真不知道‘雷锋车’在港城人心中有这样重的分量。”

新浦汽车总站是我们汽运公司的先进单位,长期以来,车站党支部坚持用雷锋精神建站育人,使车站经济效益和精神文明建设获得双丰收,先后涌现了“文武双全的老书记”宋燕南、“科技创新能手”张广通、“走在时间前面”的马保玲、“心系万千过往客”的许慧珠、“甘当车手为人民”的滕士花等一大批先进个人。

“雷锋车”车组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和支持,江苏省委专门作出了学习决定,连云港市委市政府组织开展了长达15年的 “与‘雷锋车’同行”活动。以“雷锋车”车组为榜样的“雷锋的士”、“党员的士”、“雷锋公交快捷线”等先进典型竞相涌现。从一辆车拓展到一座城,500万港城人民与“雷锋车”同行,唱响了一曲曲崇德向善的时代颂歌。


百姓心中的“雷锋车”

苏州工业园区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单 强

我老家在连云港赣榆县,由于机缘巧合,祖孙四代人都坐过“雷锋车”。

1985年的秋天,我82岁高龄的奶奶从北京二伯父家回乡,父亲原本要去连云港火车站迎接,但因农忙错过了班车。想到奶奶年事已高,又不识字,怕出什么意外,正当父亲在赣榆汽车站坐立不安地等待时,只见奶奶喜笑颜开地走出来了。原来,是两位“雷锋车”车手把奶奶从火车站接到汽车站,又帮她买好票送上车。

我父亲单兴惠对“雷锋车”的感情最深厚。1988年,我的两个弟弟同年考上大学,这本是一件双喜临门的好事,可是,父亲却暗自发了愁。为了圆两个孩子的大学梦,他到徐州向亲戚借了3800元钱。他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来,转车回赣榆时,汽车意外抛锚了,只好换乘另一辆车。车子开出去不久,他突然想到那3800元钱还在刚才那辆车的座位下面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!他急忙赶回汽车站,没想到,通过值班站长很快就拿回了丢失的学费。原来,是细心的乘务员发现后,马上交到了值班室。

在连云港汽车站,有一面“单家四代人,情系雷锋车”的锦旗,就是父亲带着家人亲自选料、手工缝制的,礼轻义重,表达不尽我们一家四代人对“雷锋车”的感激之情!

父亲还认识一名“雷锋车”的受益者山东人王廷记,他家住莒南县王家炕村。16年前,因体弱多病,家里缺吃少穿,夫妻常常吵闹。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,妻子扔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离家出走了。那天晚上,失魂落魄的王廷记独自喝了半瓶老白干,趁孩子们熟睡后也跌跌撞撞离开了家。他在莒南县城搭上长途班车,迷迷糊糊地到了连云港汽车站,就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着了。“雷锋车”车手郝芳萍、张丽萍发现了他,把他扶进值班室,端来热腾腾的稀饭和馒头,边吃边聊。郝芳萍热心开导他说:“王大哥,穷没根,富没苗,只要扑下身子干,日子就会越过越好。”这些贴心话,说得王廷记心里热乎乎的。

车站领导闻讯后,马上派人赶到王家炕村,探望了两个孩子,并联系上了村干部。车手们当场募集了500元钱和一些生活必需品,王廷记终于回心转意。从此之后,他戒掉烟酒,喂猪养羊,还到县城里打零工,日子很快有了起色。在村干部和乡亲们的帮助下,王廷记现在是手里有余钱,家中有余粮,两个孩子都工作了,还新建了11间宽敞明亮的大瓦房。

“雷锋车”手在帮助他人的同时,也播下了善良的种子。“雷锋车”的受益人,也自觉承载起雷锋精神,把源于港城的“雷锋车”精神拉到了全国各地。


时代呼唤“雷锋车”

连云港日报社记者 王 力

2004年,我大学毕业,来到连云港日报后,就发现:“雷锋车”经常在报纸、电台、电视台、网络上当主角,全国有上百家新闻媒体、近千名记者报道过“雷锋车”。为什么“雷锋车”能历久弥新,不让人产生审美疲劳呢?

一次,我对“雷锋车”组进行暗访。刚到火车站,就看到几名警察和“雷锋车”车手在交谈。原来安徽蚌埠53岁伤残军人孙庆忠的女儿不慎走失。为了找女儿,老孙是南下北上耗尽钱财。得知女儿可能在青岛后,他立即启程,在连云港转车时,已经身无分文。“雷锋车”车手们有的为他买吃的,有的为他买车票,还有的协调车站为他提供“困难旅客救助基金”。真是百闻不如一见。

新浦汽车总站宣传科长周承君,从事新闻报道18年,是我们报社的优秀通讯员。他报道“雷锋车”和总结的“雷锋车”宣传材料超过100万字。近些年,周承君患了严重尿毒症,要两天做一次透析,在这种情况下,他还坚持报道“雷锋车”。他说:“姑娘们的事迹实在太感人了,我有一个使命,就是要在**时间把这份感动传递给全社会!‘雷锋车’的故事不是写出来的,是干出来的!”

连云港日报摄影记者李绪斌,跟踪报道“雷锋车”38年,仅“雷锋车”组的生动照片就抓拍了5000多张。1963年,李绪斌还在上小学,经常在火车站前看到几位“雷锋车”组的阿姨,为那些素不相识的旅客挑着扁担送行李。11年后,李绪斌从部队转业,他惊讶地发现,“雷锋车”组仍然活跃在火车站。已经成为摄影记者的他,从此频频出现在“雷锋车”手的身旁,抓拍她们工作中、生活中最生动、最感人的瞬间。

越走近“雷锋车”,越感到“雷锋车”在群众心目中的分量。2004年,连云港市政府决定,在市中心竖立“雷锋车”组城雕。消息传出,部队、机关、学校等社会各界纷纷自发捐款。扬州江都农民肖士信捐款41元,他说,当年是“雷锋车”手在他钱包丢了之后给他买了一张价值41元的车票;盐城市射阳下岗职工耿更捐赠了1000元,他在汇款单上附言:“捐给‘雷锋车’城雕,愿雷锋精神代代相传。”

雷锋团、抚顺“雷锋纪念馆”、雷锋家乡湖南望城等,都与“雷锋车”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1993年,时任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,欣然为“雷锋车”题写车名。中国新闻社摄制的《雷锋车》专题片,被翻译成多国语言,配发到我国驻外各大使馆、领事馆。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的曲作者生茂,激动地对车组的姑娘们说:“你们做得比唱得好!”

“雷锋车”组最可喜的是由一辆车拓展为一座城市。作为新闻记者,我们要一直歌颂“雷锋车”!


永远做雷锋那样的人

**代“雷锋车”车手 李保英

我今年71岁,是**代“雷锋车”车手。

我没想到,“雷锋车”一拉就是49年;我没想到,一个普通的“雷锋车”车手能站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做报告;我更没想到,党和人民给了我们“雷锋车”车手这么高的荣誉和鼓励!我的心情特别激动,49年来的许多情景又在我眼前浮现……

1963年,在学雷锋的热潮中,我和车站几个姐妹,受雷锋当年雨夜送大娘、工地运砖瓦、在火车上为旅客倒开水事迹的启发,决心结合岗位学雷锋,用实际行动为旅客排忧解难。

1975年的一个晚上,我看到一个头发蓬乱的小男孩坐在候车厅长椅上,便上前询问。孩子告诉我,他叫刁洪海,由于家里无依无靠,村里人指点他去找改嫁到东海县的母亲,可到了连云港却没钱买车票。由于天色已晚,当日已没有班车,我就把孩子带回家,洗了澡,做了可口的饭菜。孩子在我被窝里睡着了,我连夜踩着缝纫机给他赶做衣服。第二天,我买了张去东海农场的车票,给了孩子一些零花钱。孩子上车后哭着喊:“大姨,我要是找不到妈妈你就做我的妈妈吧!”我好一阵心酸:“好孩子,找到了我也做你的妈妈。”从此,这个孩子就把我当成亲人。多少年来,无论他上学、当兵,还是退伍、进厂,都要到我家来说一声。

其实,当时我家里也不算宽裕,儿子腿还有残疾。40年了,我一直不敢面对儿子腿部残疾的问题。那是1969年,儿子大兵刚出生不久,我就上班了,每天喂奶都是我母亲抱着大兵送到车站来。当时,我看到旅客的婴儿饿得哇哇哭,心里就疼得慌,情不自禁地给孩子喂奶。有时奶水喂完了,大兵吸不出奶,也哇哇地哭,我妈只好把大兵抱回家用米粉充饥。有一次刚喂完一个旅客的孩子,来不及擦洗,又喂大兵。那时候我也不懂什么叫卫生防疫,大兵回家后一直高烧不退,染上了小儿麻痹病,打那以后下肢落下了终生残疾。

说真的,一想到我的儿子小时候两条小腿硬邦邦的,可生病后变得软软的再也站不直,作为母亲,我的心都碎了!这事我一直想告诉孩子,可没勇气开口,怕孩子埋怨我。

《雷锋日记》里说得好啊:“一枝独秀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”这些年,虽然我们**代“雷锋车”手都退休了,但老姐妹们却一直为新车手做着传帮带的工作。每年3月5日,我们“雷锋车”车组比过大年还热闹。车站领导、新老车手齐聚一堂,共度“雷锋车”的生日。大家一起唱学雷锋歌曲、交流座谈、相互鼓励。老一辈车手还要参加义务劳动,再拉一趟“雷锋车”,为的就是让雷锋精神薪火相传。

我退休回到社区后,看到社区有一些未成年孩子经常进网吧,我就担当起网吧义务监督员。2002年,我牵头成立了社区学雷锋志愿服务小组,几个和我一样退休的老姐妹成为志愿服务组骨干。一位名叫佘守恺的老人,已经90岁了,行动不便。我们每周三都要到佘大姨家做家务,烧饭做菜,打扫卫生,疏通下水道,有事随叫随到。她69岁的女儿患病多年,每个月我们都要踩着三轮车送她女儿去医院打针。

学习雷锋,是我一生**的快乐,拉“雷锋车”,是我一生**的幸福。我心里始终装着这样一句话:“要永远做雷锋那样的人!”


信念在传承中闪光

连云港市新浦汽车总站“雷锋车”组组长 权太琦

经过一代代车手的爱心接力,“雷锋车”已经拉进了21世纪。2002年,我和几个姐妹一起光荣地成为新一代车手。

在火车站,我们主动热情地招呼旅客:“同志,请上‘雷锋车’,我们免费为您服务!”然而,部分旅客的反应却给我们当头浇了一盆冷水:有的视而不见,有的无动于衷,有的说,“别骗人了,哪有不要钱的好事?!”有时候,我们委屈得泪水直流。

现实使我们困惑:雷锋还要不要继续学下去?“雷锋车”还要不要继续拉下去?针对我们的疑问,车站党支部及时在全站组织开展了大讨论。我清楚地记得,老车手们激动地拿出了一封封言辞滚烫的感谢信,翻出了一张张真情流露的照片,播放了一幕幕感人至深的视频画面。我们看到,一辆山西军车路遇“雷锋车”,官兵们主动停车让路,并集体下车向“雷锋车”组庄重地行军礼;一位陕西农村女孩,按照母亲的遗愿,千里迢迢赶到车站给“雷锋车”组送来自家种的10斤花生;一位广东军人把当年“雷锋车”组送行李的扁担珍藏在家里10多年,他说自己珍藏的是雷锋精神!

平凡因坚持而伟大,信念因传承而闪光。大家下定决心,决不能让“雷锋车”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慢下来,停下来。从此,“雷锋车”轮又滚滚向前,深深的辙印,又继续在我们80后、90后的脚下延伸。

“雷锋车”早已是“开”而不是“拉”了,但大家还是习惯地称作“拉”。我拉“雷锋车”已有10年,每当热心帮助一位旅客,心里就有一份说不出的高兴。

今年6月13号上午,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将“雷锋车”拉到火车站。突然,一个女孩迎面跑来,焦急地说:我和妈妈要赶火车去广州,时间快要赶不上了,能送我们吗?“好的,请上车!”我迅速帮助母女俩放好行李。还没到车站,母亲忽然晕倒在座位上。我迅速停车急救。女孩哭着告诉我,妈妈有心脏病。我马上用“雷锋车”送她们去了医院,又一口气帮着挂号、体检、拿药,楼上楼下、忙前跑后,直到主治医生确诊没有大碍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
在我们的建议下,车站开通了“‘雷锋车’服务热线”,义务为旅客提供班次查询、求助帮扶、寻物、包车、订送票等服务。热线由7位80后的姑娘组成。4年来,热线共通话66万多次,受理旅客求助1419起,帮助找到失物629件,订票10万多张。

现在的车组中,年龄**的49岁,最小的23岁,平均33岁,其中很多都是像我这样的80后、90后。我们在传承中求发展,学技能、学礼仪、学法律、学英语、学哑语,提高服务水平,焕发新一代车手的时代风采。

从1996年开始,车站职工子女参加工作前,都要来拉一周的“雷锋车”。“雷锋车”不仅感动了中国人,也感动了外国人。在连云港执教的澳大利亚籍女教师安娜,业余时间也当起了“雷锋车”手。她还著有《留连忘返》一书,记录了在连云港与“雷锋车”的情缘。

作为新一代车手的代表,我们要用一生的行动向世人表明,学雷锋、做雷锋,已经成为我们永远不变的追求。
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